“第一書記”唱響最美沂蒙山小調--山東頻道--航極新聞

——山東省政協派駐臨沂“第一書記”工作側記

宋翠 田陽

2019年02月11日14:28  來源:航極新聞-山東頻道
 

山東省政協派駐第一書記在沂蒙紅色教育基地開展黨性教育活動。(資料圖)

航极新闻 根據中共山東省委部署,2017年2月,山東省政協選派5名同志到臨沂市平邑縣豐陽鎮5個省定貧困村擔任第三輪第一書記,為期2年。5位第一書記以真心聚黨心得民心,以實干謀實事求實效,事不避難、敢于擔當,淬煉成沂蒙山革命老區的又一支扶貧富民“尖兵”。

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城西南有座豐山,東枕沂蒙山脈,西陲孔孟之鄉。煙波浩渺的五龍湖倚傍山南,層巒聳翠,水天一色,好不動人。可就是這樣一個好去處,卻是沂蒙山革命老區出了名的偏遠落后區。北城、杜家、泗山根、朱家、順民,豐山腳下、五龍湖畔的這5個省定貧困村,隨著2017年2月5位第一書記的到來,先后摘掉了“帽子”。

引技術進山 紅薯身價倍增帶群眾增收

田地里產量喜人的新品種紅薯,村口已經建成的扶貧車間,村里每月開展學習的黨員活動之家……在山東省政協派駐平邑縣豐陽鎮第一書記幫扶村,從田間地頭到老百姓的心頭,一切都在發生著改變……

扶貧要扶什么?對于第一書記來說,帶來資金只是第一步,黨建強隊伍、產業增收入、文化提內生動力……“硬件”“軟件”兩手抓,才能從根本上幫助農民扶貧脫貧,為鄉村振興注入持續活力。

單株14.4斤、單體6.9斤。在2017年舉行的豐陽鎮省派第一書記幫扶村“扶貧薯王”大賽上,朱家村村民胡永志成為名副其實的“雙料薯王”。胡永志栽植的“濟薯26”,是由山東省政協派駐豐陽鎮第一書記從省農科院引進的高產品種。負責此事的順民村第一書記吳園軍說,合同化紅薯種植是5位第一書記通過細致調研,針對當地嶺薄地多、灌溉設施缺乏等實際情況做出的決定。

第一書記開展了“企業+村集體+農戶”的紅薯訂單化種植,村民們種植紅薯的熱情高漲。2017年,“濟薯26”共試驗種植100畝,平均畝產5500斤,最高畝產9000余斤,達到商品要求的合格紅薯平均畝產近4000斤,青島春天味道有限公司以每斤0。5元的價格回收,有效帶動群眾增收。

航极新闻 “過去每斤兩毛二,三毛五是最高,畝產四千多斤,收入千把塊錢,紅薯引進品種以后畝產翻了兩倍多,收入三千多塊錢。”豐陽鎮北城村村民孫衛國喜滋滋地說。

山東省政協派駐第一書記與工作人員進行村級光伏電站設備維護。(資料圖)

抱團“作戰” 打贏扶貧攻堅戰

紅薯讓村民收入增加了,但作為普惠性的輔助性項目,僅靠種地所得的收益仍有限。為打贏攻堅戰,第一書記們將目光放在了產業項目上。他們又該如何“排兵布陣”呢?

5名第一書記整合幫扶資金300萬元,在北城村建設了占地60余畝的現代農業產業園區,全部用于出租種植扶郎花,通過出租大棚、交易市場和吸納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入園打工,增加村集體收入,帶動貧困戶脫貧。目前,所有園區已租給當地一家花卉種植公司,租期4年每個村年租金收入近2萬元。

在山東,第一書記“捆綁辦公”的情況很常見,但連幫扶資金都“捆綁”在一起,統一推進產業項目發展的,卻是一項創新。

山東省政協派駐第一書記工作組組長、北城村第一書記李劍銳認為,打贏脫貧攻堅戰,要靠組合拳,“五個人凝成一個拳頭,各項政策、資金凝成一個拳頭,重點發力、重拳出擊。”

事實上,團結協作是山東省政協派駐第一書記工作一直以來的“錦囊妙計”。自2012年山東選派第一書記以來,山東省政協就與沂蒙山革命老區緊緊聯系在一起,強領導、育隊伍、闖路子,在齊魯大地吹響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的嘹亮號角。第一輪第一書記,落筆魯南郯城,創新建立“聯村聯戶”幫扶制度,使馬陵山下再度唱起支前謠。第二輪第一書記,再望銀杏杞柳,健全完善“五位一體”工作模式,讓沂河岸邊破天荒建起夢樂園。如今,第三輪第一書記轉戰先秦古邑,不僅形式上是“五位一體”,還在工作內容上“五位一體”“打包處理”。

自2017年以來,第三輪5名第一書記統籌安排扶貧項目和扶貧資金,重點推進了現代農業產業園、村級光伏發電站和扶貧車間項目。其中,村級光伏發電站預計年收益34萬元,所獲收益的30%由村集體使用,其余70%用于貧困戶分配。

航极新闻 “第一書記整合資金資源建設的多個產業項目,不僅促進戶脫貧、村增收,更壯大了豐陽鎮的產業發展,帶動豐陽鎮整體發展上臺階、上水平。”豐陽鎮黨委書記曹兆清說。

山東省政協派駐第一書記在現代農業園扶郎花種植區勞動。(資料圖)

抓黨建促民風 建帶不走的工作隊

產業落地了,想要持續不斷地發展,還需要將“作戰圖”越繪越清晰、越長遠。第一書記們認為,關鍵要有好的“帶頭人”,建一支帶不走的工作隊。“火車跑得快,全靠車頭帶。”在泗山根村第一書記李傳軍看來,一個村的工作能不能做好、發展怎么樣,關鍵是看有沒有一個堅強有力的村“兩委”班子。

在第一書記王霞所在的杜家村,以前,各個村里幾乎沒有黨建活動。如今,在第一書記的帶領下,村里開展了慶祝黨的生日系列活動,組織各村黨員重溫入黨誓詞、觀看紅色電影,為黨員發放黨章、黨徽、《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讀本》,邀請縣委黨校教師上專題黨課……

現在的杜家村,每逢黨建活動,村里的黨員和村民都積極參加,幾乎每一次活動,都能見到已經97歲、有76年黨齡的杜朝成老人。“有時候村里組織集體學習活動,考慮到老人年紀大了,就沒通知他,可每次杜老聽見村民聊天聊起這周又有活動了,就會準時拄著拐杖來參加活動。”王霞說,參加每個月組織的黨員學習活動,成為村里黨員和不少群眾的“必修課”。

第一書記范民所在的朱家村以前是有名的“問題”村,“彪悍”的民風沒少讓范民頭疼。在跟村民老人聊天時,范民意外得知,朱家村以前居然是個“英雄村”,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,曾是魯南軍區和魯南軍分區的駐扎地。其中以王春英老人作為沂蒙紅嫂的典型代表更是永久地載入史冊。

對此,范民想到一個“妙招”:發掘“紅色基因”,以沂蒙紅嫂王春英老人的事跡為依托,建設了紅嫂主題文化廣場、復原村“軍民同心井”,而今,朱家村已經成為紅色沂蒙精神傳承的樣板村。漸漸的,村里“罵街”的現象不見了,好人好事多了,沂蒙精神正在潛移默化的改變著村民的思想。

5人初到豐陽時,5個幫扶村未脫貧291戶、615人。時至今日,已實現整體脫貧。5個幫扶村總計綠化面積5000平方米,建設文化健身廣場6個,修建村里道路7.42公里,修建生產路9.36公里,安裝路燈414盞……還有的是一些數據無法統計的變化——村里的路更寬了,特色種植成規模了,鄉村旅游也開始發展了,錢包更鼓了。太多的變化,讓鄉親們心里美滋滋的……

(責編:王吉全、胡洪林)

推薦閱讀